2018-05-13

『总统特刊』半月谈‖ 伊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旧人换旧人

  • 来源:www.mhwmm.com
  • 日期:2018-04-10 10:11

伊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旧人换旧人

Looking Forward to the Future:Generation after Generation

(2016年10月8日,Inle遗址,吴廷觉总统与缅甸猫▲)

三月下旬是民盟执政两周年前夕,缅甸政坛发生了看起来翻天覆地的大变化——毕竟总统和议长都换了新颜。有人说,这样的调整影响不大,毕竟昂山素季仍然是国家的No.1;也有人说,这样的调整意味着民盟进入了“第二代领导集体”,新的领袖们基本都在60岁左右,必有一番洗心革面之决心;还有人说,这说明昂山素季终于想通,自己不能“又掌舵又摇橹(张云飞先生语)”,缅甸发展可能会有一些起色,但关键问题没解决,起色不会很大。未来究竟会怎样,小编们怀着赤诚之心给诸位做做梳理(已经是良心速度了)。

“辞旧迎新”:第9任总统与第10任总统

吴廷觉,缅甸第9任总统,曾被唤做是昂山素季的“司机”(详见缅评社总统特刊‖ 昂山素季右手边的男人),由于昂山素季以国务资政之职明里称“将超越总统之上”,总统阁下基本被架空。总统阁下一度被传出肠胃有毛病,且多次出国就医,对比总统上任前后的图,还是可以看出总统身体的变化的。

2016年3月30日,上台执政第一天▲

(图来自伊洛瓦底)

2018年3月13日,接见马来西亚离任大使▼

吴廷觉总统一度被认为是国务资政最信任的人,数次耳提面命其均点头唯诺。

2016年4月6日总统府会议散会后▲

(图片来自伊洛瓦底)

2017年5月24日,21世纪彬龙大会▼

(图片来自路透社)

下图特别有意义,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左二),离任总统吴廷觉(右二),副总统吴敏瑞(右一)和人民院议长吴温敏(左一)与各国外交官在2月缅甸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和平进程会议上的合影。EPA摄。(来源:3月21日缅甸时报)

总统吴廷觉夫人杜素素伦,其父也是民盟元老,遗憾的是,两人并无子嗣。上任前,吴廷觉与夫人住在仰光某处一层楼的平房中,该房产所有人也是杜素素伦。坊间流传,吴廷觉是一名“妻管严”;也有人说,其为人和蔼,本来应当是一名学者老师,只因为形象好才被选为总统;还有消息称,总统夫人陷入了一场未知的政治斗争,而导致总统不得不辞去职务。

2016年5月30日,吴廷觉夫妇▲

(图片来自伊洛瓦底)

两年来,总统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不用为国家大政操心,也不用为缅甸发展中的困境埋单。因为这一切都有昂山素季在操持。是吧,阿喵?

即便如此,总统仍然是国家元首,一国的象征,国家有什么重大的风吹草动,他还是要到处奔波。

2016年7月7日考察曼德勒山▲

(图片来自伊洛瓦底)

2016年8月25日,考察蒲甘佛塔▼

除了国家大事以外,总统也必须会见各国来宾,并且就国际大事,尤其是关乎缅甸切身利益的事务进行讨论。作为总统,他不是昂山素季的分身,更不是木偶,所以也有不少时候,他必须要自己判断,自己评论,甚至做出自己的决定。

2017年8月23日,在总统府接见若开顾问委员会主席科菲安南▲

(图片来自伊洛瓦底)

2017年11月28日,接见教皇方济各▼

(图篇来自路透社)

总统身体一天天憔悴,人们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2018年1月1日,参加18000名僧侣布施的活动▼

(图片来自伊洛瓦底)

2018年2月13日,参加NMSP和LDU签署NCA仪式▼

(图片来自伊洛瓦底)

左一,观望的新总统;中二,憔悴的旧总统;右一,笑眯眯的素妈

3月21日上午,总统吴廷觉正式在内比都总统府办公室宣布辞职,其在任期间正好将满两年。据悉,提前辞职的总统将无法获得退休金或者抚恤金,只有正常完成任期才可获得。

总统辞职前的最后一次致辞是3月19日,发表声明庆祝孟邦建邦44周年。吴廷觉表示,“自独立以来,缅甸便致力于保存与保护孟族组织和孟族文学、文化,在1948年10月5日建立自治区,在1968年成立缅甸国家团结咨询委员会,并在1972年设立德林达依省一区和德林达依省二区。根据1974年宪法30(C)条,德林达依省一区改为孟邦,随后便开始每年庆祝孟邦建邦节日。2018年2月13日孟邦民族组织新孟邦党(NMSP)签署全国停火协议(NCA),是一次里程碑式的前进。我很高兴的是,民族组织们能够携手共进,今后将在旅游业、渔业、农业、农基工业、贸易与商业方面得到全方位发展。我呼吁所有的孟邦兄弟姐妹,参与到民族和解、联邦和平建设和现代化发展中,为促进孟邦更好发展而努力。”

对总统的辞职,许多人报以同情和理解。例如民盟议员吴昂季钮(U Aung Kyi Nyunt)表示,“他(总统)比较负责,只是因为身体原因才这样,像那样了没有普通人能够坚持的”; 巩发党党员吴当埃也表示,“他(总统)是一位虔诚的人,是一位热爱工作的人。”

总统辞职后,根据缅甸宪法第73条(b)款,新总统将在7个工作日之内选出,在选总统期间,将由第一副总统吴敏瑞代理,吴敏瑞是前军官、中将军衔。虽然有人担心有过军人背景的吴敏瑞会做出什么垄断权力的举动,但抱歉让看官失望了,吴敏瑞非常老实,在代理期间配合做好了许多权力交接的工作,即便有人传出他发言指出“什么样的人适合做总统”,但随即便被总统府发言人吴佐忒出来辟谣否认。

3月21日上午,就在总统辞职后不久,人民院议长吴温敏提交其辞职申请,这是在总统吴廷觉宣布辞职之后,故被人们认为其将接班当新总统。此前有人把吴廷觉称为“昂山素季右边的人”;现在又有人说吴温敏是“昂山素季的左臂”。

▲吴温敏(U Win Myint)1951年生于伊洛瓦底三角洲德努漂镇,在仰光大学修习地理专业,1980年学习法律,1988年全国民主运动爆发时是一名律师,民盟成立后才加入的,但他三次代表民盟竞选都获得了成功:分别是1990年大选,2012年补选和2015年大选。同样,他也曾经多次入狱。在狱中,吴温敏不仅曾患病,其儿子也遭重病,一名军情局官员劝他放弃政治以换取探视其子的机会,但吴温敏唾骂了他。之后,他错过了儿子的葬礼。他曾经在接受格马育(Kamayut)采访时语音表示“我不能接受(放弃政治),因为我的选民们如此信任我,投票给我。”“我不想对任何组织抱怨。但在我心中,我当然还是希望儿子在我旁边。”

吴温敏在2010年进入民盟中执委,并曾经在昂山素季任人民院法治、和平与安宁委员会时任昂山素季的秘书。根据吴温敏此前的政治表现,不少人认为,他会比前总统更积极活跃。他曾经在反腐、法治和土地问题上颇有见地,并希望在担任议长期间解决这些问题。他也以清廉为名,去年女儿结婚,他打破传统,婚礼仪式明令禁止送礼。他在议会也以严苛为名,他经常告诫议员,要在议会举行之前就做好功课;要让他们的建议和问题有着力、有见地;不少时候,军方议员在他面前碰一鼻子灰。民盟议员玛辛玛昂(Ma Zin Mar Aung)曾表示:他(吴温敏)深知分权制衡与官僚政治制度,他也知道局势,我希望他能够很好解决问题。

3月22日,人民院在内比都召开第7轮常规会议第31天会议,选出议长吴迪昆妙和副议长吴吞吞亨。吴迪昆妙得280票(议长凌选中最高票)▼,吴吞吞亨得270(副议长凌选中最高票)。

3月23日,缅甸人民院依照总统与副总统选举议事规则(Rules of Procedure)第26条、27条、28条,正式成立选举人团。当天,缅甸人民院议会作为副总统选举人团进行副总统选举,将选出拟填补辞职总统吴廷觉空缺的人选,原人民院议长、仰光省Tamway选区议员吴温敏以273票最高票数当选。在总票数304票中,吴温敏作为民盟党员候选人获得273票,吴当埃作为巩发党党员候选人获得27票,还有4票弃权。随后,议长吴迪昆妙宣布,吴温敏当选副总统,并将递交联邦议会,作为总统候选人之一。

3月28日,联邦议会很快完成了调整(缅式效率突然如此之高了!),如期举行总统选举,吴温敏以403票最高票当选缅甸第十任总统。投票结果是,候选三位副总统吴温敏403票、吴敏瑞211票、吴亨利范迪友18票,投票议员636人,缺席20人(共656人)。计票后,联邦议长曼温凯丹宣布计票过程合法真实,投票受到每个选举人团代表、每个党派代表(来自民盟、巩发党、若开民族党、掸邦民族民主党、军方)的监督检查。

据悉,为确保大选的公平公正,总统选举和宣誓就职由494名观察员见证,包括副总统吴亨利范迪友夫人和家人、民盟荣誉主席吴丁乌夫妇、民盟中执委成员、省邦各行政长官、议会法律与特别事项审查委员会成员、内比都委员会成员、各选区议员、各学校教授等。

3月30日上午10点,总统吴温敏、副总统吴敏瑞、吴亨利范迪友在联邦议会宣誓就职。他的就职演讲主题是“我承诺你们将亲眼看到你们所渴望的变化,因为我与诸位通道而行。以下摘选了一些总统就职演讲内容。

(吴温敏本次就职演说共7分钟)

“出于对整个国家、对国务资政、对全国民主联盟(NLD)的尊重与负责,我在此宣誓,将妥善、严肃、坚毅地履职。”

“国际舞台上,我们面临着压力、指责和误解,我在此宣誓,我的政府将实施以下优先方案:第一,强调法治,并改善人民社会经济生活;第二,民族和解与国内和平;第三,修宪,这是建设民主联邦共和国的基础。”

“缅甸转型才刚刚开始,为了让转型顺利,我们的人民、政府成员、公务员必须转变其陈规,我们要基于严格的管理机制来履职。要改善国家脆弱的司法系统。要努力杜绝贪腐现象,也要积极防止践踏人权的行为。”

“我们需要良好地管理公共资金、杜绝浪费。我们还要努力归还侵占的土地给农民,并依法进行补偿。我们要提高农民的社会经济地位,改善工人的社会地位,确保学生们能够接受高等教育。”

“我想强调,宪法授予我们国家三权分立,需要我们本着相互尊重、理解、信任的原则,来为人民谋福利。要实现我们的希望和人民的需要,我们必须让我们的人民充满荣誉,要让我们的国家恢复到以前的地位。”

“我们还将摒弃繁文缛节,强化我们与人民的道德连接。我们将尽我们所能,克服各类挑战与障碍,避除人权和腐败问题。”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缅甸当选总统温敏致贺电。习近平在贺电中指出,中缅是传统友好邻邦,两国人民“胞波”情谊深厚。近年来,两国高层接触频繁,务实合作扩大,人文交流活跃,多边协调密切,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也为地区和平繁荣作出了积极贡献。我高度重视中缅关系发展,愿同你一道努力,巩固传统友谊,深化互利合作,推动中缅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迈向更高水平,给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更多福祉。(咳咳,贺电在右上角哟,这头条抢的)

3月30日,总统吴温敏携夫人杜乔乔在内比都总统府正式入驻总统府,副总统吴敏瑞及夫人杜钦特推及各内阁成员迎接新总统。吴温敏讲话称,各部门必须团结工作,为国家和人民而奋斗。

当天,总统府公布了最新的内阁人员名单。仔细一看,的确是“一代旧人换旧人”啊。

蹊跷?辞职的时间节点

吴廷觉的辞职一开始便充满疑点。首先是总统在辞职信说的是“需要休息”而不是“因病退休”,后来总统夫人也发表公开言论称“总统身体很好”。其次,吴廷觉辞职的时间比较蹊跷、耐人寻味,因为此前当时各主要国家领导人几乎都不在内比都。

第一,国务资政昂山素季远在澳洲考察,匆匆在21日返回。

3月16日,应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特纳·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邀请,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从仰光乘机前往澳大利亚悉尼,参与悉尼举办的东盟-澳大利亚特别峰会,国际合作部部长吴觉丁陪同。3月17-18日,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在澳大利亚参加东盟-澳大利亚国际反恐怖主义特别峰会。17日下午,昂山素季与其他东盟国家领导人一道,与澳大利亚政府签署关于强化合作反国际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谅解备忘录(MoU)。18日会议期间,2018年东盟轮值主席国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致辞,随后昂山素季参与到与东盟-澳大利亚峰会有关协作、双边商业合作和打击恐怖主义的讨论中。18日晚六点,应澳大利亚总理邀请,昂山素季乘机前往堪培拉访问。

3月19日,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抵达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并在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特纳·特恩布尔陪同下检阅了仪仗队。当天,国务资政赴议会大厅参加缅甸-澳大利亚双边会议,双方就关于发展双边关系、若开局势和澳大利亚如何提供帮助等进行了讨论。昂山素季还会见了澳大利亚反对党劳工党主席Bill Shorten,双方就缅甸民主转型、发展缅澳双边关系和若开形势等问题进行了讨论。随后,昂山素季在堪培拉阿尔伯特大厅与缅甸公民见面。国务资政向缅甸公民解释了缅甸的改革、和平进程和民族和解、若开局势,并向其阐释缅甸需要海外缅人提供何种帮助。3月20日,昂山素季以长途跋涉需要休息为由,取消原定在堪培拉Lowy研究所的讲话,并于当晚匆匆乘机返回国内(澳洲返回缅甸正常客机为12个小时)。

本次澳洲之行,素妈还是挺“鞠躬尽瘁”的▲,在发言中,她不断强调缅甸民主转型、和平与民族和解、若开邦挑战的复杂性,并强调要降低人们认知上的差距,要妥善处置人们对恨意、愤怒和恐惧的情感,尤其是在对待恐怖主义问题上,应当充分考虑族群间的差异。不过,也并不顺利,墨尔本街上游行示威者表示将代表罗兴亚人起诉她对人权的“侮辱”,但是澳大利亚检察官表示“起诉并不能生效,因为昂山素季具有外交豁免权”。

第二,总司令敏昂莱在克钦邦葡萄镇考察▼。

3月19-21日,总司令敏昂莱前往克钦邦葡萄镇兵营考察,并与当地士官、士兵和家属会面。3月19日会上,敏昂莱强调,士兵参军就是志愿卫国,守卫国家不惜牺牲生命和肢体,哪里有需要,就要服务哪里。国家政治形势招致了人们对军队的恨意,但这并不影响军人构建政治稳定、结束民族武装冲突的决心。军队要朝着民主进发,同时也要朝着持久和平进发,军事手段不能解决一切,但军人还是要时刻待命。

再次,第一副总统吴敏瑞在摩洛哥参加“南南合作论坛”。

3月15-20日,缅甸副总统吴敏瑞在摩洛哥参与非洲克兰斯·蒙塔纳南南合作论坛。3月15日,副总统抵达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参观了King Hassan II博物馆;之后,副总统乘机抵达卡萨布兰卡。3月17日,副总统在克兰斯·蒙塔纳南南合作论坛开幕式上发言,他呼吁所有人集体努力,在国家、地区和国际层次共同解决全球问题。副总统表示,“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居住在更好的、和平、安全与繁荣的世界上。但是,现在我们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武装冲突、贫穷、饥饿、移民、气候变化、失业、恐怖主义和极端暴力、网络犯罪甚至核战争。缅甸政府强烈希望深化与他国关系、友谊和合作,包括摩洛哥和其他的兄弟国家。希望本次论坛能够就不同发展议题,包括机遇和挑战等交换意见,强化非洲国家与其他国家和地区,包括亚洲的合作。

最后,就只有第二副总统吴亨利范迪友在内比都,但他当时正在参加“2018年缅甸橡胶论坛”。他还在会上发言称:为了促进和鼓励天然橡胶的生产和物流中游、下游产业的发展,政府和私有部门必须合作,以促进橡胶部门得到改善。

总统特刊【END】

相关新闻